大乐透规律公式|大乐透彩票规律
您的位置:首頁 > 資訊 > 行業動態 > 正文

灰色網賺江湖:1%創富神話 99%被收割

2019-02-09 13:48:51來源:網易編輯:發財貓 我要投稿 瀏覽:

A-A+

“進網賺圈的人都算計著早上買完幾千塊錢的課程,晚上收入就過萬;理性點的,至少是想明天日入過千,今年買房吧。”一位網賺圈人士以此向《中國企業家》形容網賺大軍難掩的欲望。

網賺,廣義上是指利用電腦、手機等設備從互聯網上賺錢,包括點擊賺錢、調查賺錢、沖浪賺錢、搜索賺錢等方式,往往與產品推廣、資源售賣相連,涉及甚廣,早在2006年就已發端,最近因為趣頭條上市,網賺又受到大眾和主流輿論的關注。

2016年6月,趣頭條正式上線,兩年后上市,其中的關鍵在于其推出的任務化“拉人頭”獲客模式,在短時間內積累了龐大用戶量,這一模式主流互聯網產品未曾過多嘗試,而這背后是龐大的網賺江湖。

相較于其他資訊平臺,趣頭條主打任務金幣模式,除瀏覽資訊外,完成邀請好友注冊趣頭條的“收徒”任務可獲得金幣,徒弟、徒孫完成指定任務將為師傅“進貢”金幣,金幣則可兌換為現金提現。最新的趣頭條收入排行榜顯示,周排行第一的用戶好友數超7萬,周收入超13000元,總收入超26萬元。

但通過朋友、貼吧、QQ群、微信群等普通方式拉新往往很難獲得高額收益,多位近期初加入網賺大軍的用戶均向《中國企業家》表示,在趣頭條上獲得的收益并不高。一位接近網賺人群的人士告訴《中國企業家》,趣頭條只是網賺人群在做的眾多項目之一,刷量推廣是他們賺錢的本質。

一位網賺圈人士也向《中國企業家》介紹說,很多人都是申請一個賬號后去邀請其他賬號,而邀請其他賬號的過程往往涉及灰色、甚至黑色地帶,比如利用技術撰寫腳本,或通過卡商獲得手機號碼的驗證碼——購買一個驗證碼只需要0.1元~0.2元,但成功邀請好友后,將獲得平臺的6元獎勵金。“很多公司早期都是默許這種行為的,這會為公司帶來相當大規模的注冊量。”另一位網賺圈人士也表示,“早期公司也非常需要數據積累,等公司實力強大到一定程度便會開始拿一部分作弊者開刀,逐漸收緊。”

財富神話

“我們幾十個人小團隊的利潤會比一般幾百人的企業利潤要高。”網賺從業者然貓說,2006年,他半腳踏進了這個大門。“大學剛畢業沒錢,找工作低不成高不就,每天在網上閑逛,無意中發現了門路。說白了,做我們這行都是因為沒錢,很多都是走投無路的人。”

十年前的網賺行業還處于一片混沌中,為了項目推廣導流打擦邊球、騙取點擊是慣常手段,比如行業內習以為常但被網民們痛恨的手法是,引導用戶下載某軟件稱下載后即可觀看影片,但實際并無影片可看。

2015年前,然貓的網賺模式主要在為移動產品做產品推廣,這也是網賺行業的一大門類。“項目不是特別多,但一直有機會。”2012年,他接到一個推廣瀏覽器的項目,官方給出的價格是成功邀請一位用戶下載瀏覽器會付0.1美金,成功邀請一位工作人員加入推廣工作且收益達到100美金,將會獎勵邀請人250美金。“這些年再沒碰到可以給這么多錢的項目。起初我們不信,直到賬戶突然多出了很多錢,我們才相信,是真的會付錢。當時一天能賺幾千塊錢,已經是別人幾個月的工資。”

在這個圈子,財富的膨脹最能刺痛后來者的神經。“一年買房,寶馬換了保時捷。”一位網賺圈人士在講述他朋友圈的網賺大神的事跡時,艷羨難掩,據說該團隊早先做卡盟起家,由此積累了大量用戶,現在則轉向了付費社群培訓。

集合低價資源的網站卡盟曾是網賺行業的風口,網站上售賣的產品往往包括游戲產品的游戲幣、虛擬會員,社區平臺粉絲的刷量等等。據上述網賺圈人士介紹,售賣資源特別是稀有資源也是網賺的一大類,比如QQ2017年中推出過群人數上限為5000的QQ群,原價只需要付給騰訊300元服務費,但申請難度的陡增也讓價格飆升,從1000元漲到2000元,現在的行情已經漲到5000元左右。“有些懂申請技術的人會囤很多群來賣”。

在網賺圈另一種盛行的模式則是利用平臺活動薅羊毛。2013年左右,一批以拉人頭、完成任務獲得虛擬貨幣為核心的試玩平臺出現。然貓向《中國企業家》回憶,“智能手機的發展促使APP的爆發,很多公司有移動端產品的推廣需求,行業內有公司嘗試將幾十個APP的推廣鏈接集成到一款產品上,便有了這類試玩軟件。”

“‘拉人頭’的方式一直存在。”在網賺圈做了許久的發財貓向《中國企業家》介紹,他最早接觸到這種模式是四年前尚未崩盤跑路的錢寶網。錢寶網早期模式是用戶注冊成為會員后領取任務,按要求完成看廣告等任務后,會獲得“錢寶幣”,用戶可使用錢寶幣在商城購買商品。“當時邀請一個新用戶注冊,平臺會給到約等于10元人民幣的錢寶幣,完成兩天的任務共可得15元,即可在商城購買一把雨傘。”廖學帆說,當時他以此方式兌換了不少的雨傘、紙巾、拖鞋。

另一位網賺圈人士告訴《中國企業家》,比錢寶網更早或同期出現的還有學生賺、米賺、賺錢兒、城賺、金剛賺、然貓網等等產品,模式大致相同,都需要用戶完成邀請好友、簽到、參與調查等任務,從而獲得平臺的虛擬貨幣。米賺官方網站顯示,每個受邀請人安裝注冊后獲得3W大米獎勵(10W大米=1元RMB),做第一個安裝任務后,再獎7W。邀請的用戶A做應用任務,可得到額外20%分成;A邀請的用戶B(即二級邀請)做應用任務,可得到額外10%分成;B邀請的用戶C(即三級邀請)做應用任務,可得到額外5%分成。

據然貓介紹,目前市場上至少有七八十個類似的平臺,一般而言,平臺上的網賺方式包括新聞賺、應用賺、游戲賺等,新聞賺即趣頭條模式,廣告主購買廣告資源、用戶閱讀信息流新聞及其中頻繁穿插的廣告、平臺為完成任務的用戶提供獎勵;應用賺和游戲賺則需要下載相應軟件或在線玩游戲,應用方獲得下載量和使用時長、平臺獲得推廣費用、用戶獲得獎勵。基于此,經營得當的平臺已經形成了相對穩定的商業閉環。

收割99%

但在網賺行業,每一種模式背后都跟隨著一條灰色產業鏈。“網賺分為正規項目和違法項目。”上述網賺圈人士介紹,違法項目則包括賭博、卡商等。今年5月,廣州市公安局搗毀了3個卡商犯罪窩點。卡商手中往往有數萬張手機卡,通信模塊“貓池”可同時放入數十張甚至上百張手機卡,卡商再建網站與貓池相連即可接收手機短信驗證碼,而購買者在無手機卡的情況下,便可從卡商手中購買驗證碼,進而大量注冊有補貼、獎勵機制的平臺,完成“拉人頭”的動作,從中牟利。

還有一些“拉人頭”項目則帶著集資、跑路的色彩。上述網賺圈人士介紹說,此前的共享紙巾項目就是如此——項目方售賣共享紙巾機,承諾每日投放紙巾,并會招募廣告主投放廣告進行分成,但最終項目方不知所終。近來的共享單車認購騙局也是如此,聲稱認購一輛880元,每日返利60元,拉人頭再獎勵80元,但付完認購費后,認購者就被立刻拉黑。

盡管“拉人頭”的模式在網賺圈始終存在,但一位網賺圈人士向《中國企業家》分析,去年區塊鏈行業盛行的項目邀請似乎又給這種模式帶來了新的熱度。

另一網賺圈人士說,在幣圈灰色項目相當常見。“整個項目都蒙著一層灰霧看不真切,中間人兩邊倒幣賺錢,假裝懂行業,如果你問他這種技術可以應用在什么場景,一般都會說是在游戲。”兜售項目后,項目人會以個人信譽作擔保引導用戶投資,并承諾每日返點,不斷擴大整個資金盤。“只攢人頭騙錢、沒有產出,不斷操資金盤,總有一天項目方是要崩盤跑掉的。”

去年底跑路的錢寶網是平臺不斷擴大資金盤最典型的案例,從最初的拉人頭看廣告模式,錢寶網逐漸演變為以投資理財為核心的分銷平臺,最終實現收割。“行業監管還不夠正規,騙子大量存在,很多人就是在靠坑人為生。”上述網賺圈人士評論說,過去線下傳銷需要傳銷人員一個村地找人,找到村里最有名望的人精準洗腦,再讓他給別人洗腦,但現在只要給足錢,就會有人去不斷拉人。

“很多人都被騙過。”此前他曾購買過一款掛機軟件,售賣者聲稱掛機多長時間便會有多少收益,并在試用時間內給使用者0.5元的提現收益,但購買軟件后卻發現,這不過是一個普通軟件而已。

但依舊有越來越多人受到網賺日入過千的宣傳語鼓舞入行。一位初入網賺圈的用戶在快手上發現了能賺錢的趣頭條,他又額外下載了8個試玩軟件,在貼吧不斷開帖附上自己的邀請碼,他沒有工作,線上收徒就是全部收入來源,第一周,他獲得了七八百塊的收益,不過大多來自于任務不受限制、平臺給予獎勵的首日。“先做著看吧。”他說。

“99%的項目都沒法賺到錢,剩下1%的項目也需要一定條件。”發財貓向《中國企業家》表示。然貓也認為,隨著各類互聯網公司出現,機會越來越多,但網賺門檻低,闖進來的人更多。“很多人都想快速地撈一桶金,但正規的網賺非常辛苦,每天凌晨兩三點才工作完是常態。”

當更多的人帶著欲望進入這個充斥著灰色生意的行業,他們也成為另一部分人收割的對象。“傻子太多,騙子都不夠用了。”一位旁觀者說道,“焦慮就是痛點,就要滿足他們的賺錢欲、成功欲。”

“在網賺圈找不到門路的人,都跑到培訓圈去了。”發財貓向《中國企業家》介紹,網賺現在被劃分為兩個圈子,網賺圈和網賺培訓圈。前者通過尋找項目賺錢,后者則是將項目、課程向初入網賺圈的小白兜售,價格往往從數百元至數萬元不等。據介紹,網賺培訓圈大概有兩百余個名氣較大的網賺培訓頭部賬號,一般月收入在10萬以上,不過近期這其中有三分之二賬號被封。而培訓圈往往是“網騙”的多發地。

一位網賺培訓圈人士在知乎分享了做培訓教程吸粉賺錢的快捷步驟。先找到網賺人群切入點,比如網賺人群使用頻率較高的工具思維導圖;取一個看上去權威的名字并在各個社交媒體上占位,比如思維導圖專家;花一個月搜集關于思維導圖的所有問題,如果是自動采集一天足矣;將問題分類,錄制講解視頻;將視頻上傳到視頻網站、論壇,設定水印,加微信送大禮包等誘餌;做定制視頻收費——一套純靠在網絡上搜集資料整理而來的培訓教程被快速完成。

“騙局橫行。”然貓說,有用戶交過錢后會直接被對方拉黑,良心些的會發一份打包課程,再就無法聯系,或者你咨詢他問題對方根本無法解答。“賣課的人會把失敗歸根于你不夠努力。這是最痛苦的,又花了錢,又沒學到東西。”上述網賺圈人士說。

此起彼伏

網賺培訓圈的崛起一方面是網賺宣揚的暴利引人入局,而另一方面則是復制粘貼式的流量自媒體帶來了新生意。

然貓說,網賺講究的是直接、收錢要快,入袋為安,過去他做過的推廣都是按天、按周來結算,從錢的角度,自媒體并不符合他們對網賺項目的一貫要求。平臺往往按月結算,此外還需扣除個人所得稅。“但以往做項目推廣都是短期項目,經常要換項目,還要有很強的推廣能力,自媒體是純操作型,只要平臺有流量即可。”

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大潮,網賺的風口也一波接著一波。網賺圈最早期是屬于站長的,到2013年以后移動互聯網崛起后,站長一詞漸漸被邊緣化,現今已幾乎不被再提及,其后還有卡盟、自媒體、社群、知識付費,一個領域熱潮退去又顯露出新的領域,一個平臺倒下又有新的平臺崛起。

據介紹,今年4月今日頭條受到政策監管后,下調了補貼額度,過去點擊量破萬即補貼20元的原創視頻已經下調到6元,文章則下調到一萬閱讀量不足1元。然貓說,很多剛入行的人會擔心某個平臺收緊補貼將網賺這條路徹底堵死。“我從來不擔心。”據介紹,在今日頭條補貼收緊后,他們已經轉向了補貼更高的企鵝號和百家號。

“這13年,任何時候都有機會。一家死掉了,我們依舊能找到新的機會。”

微信掃一掃

然貓網微信賬號
大乐透规律公式 网购合买彩票 必赢客手机版免费计划软件下载 捕鱼游戏打鱼技巧 ag平台的游戏会审核玩家吗 最新上线赚钱平台 快中彩 3d规则 安卓外盘期货软件 河北十一选五选号助手 我想赚钱 就这么简单 江苏11选5组三推荐 同城沧州麻将作弊器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世界杯比分大数据分析 体彩大乐透专家预测号码 炸金花手机版下载免费